“逝世亡之海”里的那抹绿

2019-02-12 13:43:57    来源:
风吹起沙石,把它们卷成金色的波浪,在贫瘠的戈壁滩上肆虐。无论你在哪里看,天空和地球都是相连的。东南和西北之间既没有道路也没有明显的区别。这是死亡之海,驻扎着一个基地哨所。

2月10日,经过1000多公里的长途旅行,一群记者来到了戈壁沙漠深处的一个基地。四年前,一名记者来到邮报接受采访。当时,一位班长的话仍在耳边:“每天早上起来的时候,被子上都会覆盖一层厚厚的沙子。”

当我们这次到达岗位时,我们已经形成了一个由军官和士兵组成的完整的队形,我们被允许和支队一起巡逻。赵阿珍中士告诉记者,过去条件有限,夜行大队的人马不时偏离路线。

“巡逻任务很常见,但现在我们的装备一点也不普通。”看到记者的一些担忧,排长王军接过评论,“巡逻队不仅配备了卫星电话,而且还配备了两辆巡逻越野车上的北斗定位设备。”

“虽然我们地理位置偏僻,但信息建设与时代同步。”大学生新兵薛启南为自己感到自豪。巡逻时,可以通过岗亭的监控录像看到情况,岗亭还配备有光感应设备、声学和地震探测设备……”

穿过冰川和沙海,你和我正在谈论哨所的新变化。两个多小时的巡逻任务很快就会结束。

回到岗位上,记者对官兵刚才所说的有了更直观的认识:岗位楼是一个复合结构,中央大厅也配备了一个塑料羽毛球场。赵阿珍带记者参观了他们的新营房:墙上的电动窗,可以用按钮通风;厨房的蒸笼、面条等设备都齐全;在网络学习室里,有电脑可以连接强大的军事网络;在院子里,有防爆加油站……

尽管岗位条件不断改善,官兵对“绿色”始终有着特殊的感情。随着人们对“绿色”的向往,官兵们积极修建了新的哨所——院子里的绿色植物生长得很好,水族馆里有几条金鱼在闲逛……

柱子最绿的部分是温室。进入温室就像进入绿色世界。右边是胡荽和油菜的种植地。在左边的架子上,西红柿和黄瓜垂挂着。桌上有几盆盛开的花。最初,为了改善前哨的条件,他们请石河子大学研究戈壁滩种植的专家现场指导。目前温室采用无土栽培、黄沙栽培、基质栽培等多种育苗方法。不仅全年都是绿色的,而且收获的蔬菜种类也越来越多。

对于哨兵和士兵来说,“绿色”意味着生命和使命。只有生活在这里,我们才能意识到在死亡之海中增添绿色是多么困难。

王军感慨地回忆说:“去年,军队为前哨点购买了200株树苗,为官兵营造一个树荫,但在戈壁滩种树并不容易。”王军感慨地回忆说,为了种树,官兵们在1米厚的碎石层上挖了个洞,打碎了许多铁锹,最后用铁锹打了几个洞。电锤。当土壤从军营运来,淡水从附近的供水站取水时,200棵树苗幸存下来。

王军说:“只要我们度过这个冬天,幼苗就会在春天生根。”春节前,驻地官兵加固了每株苗木的支架,在树根上种上了新土。他们相信有一天,哨兵会被遮蔽,成为死海中最动人的绿色。

四年前,记者对“车辙路”印象最为深刻,它是由一个轮子从营地反复滚动到柱子上而形成的。

“2018年柏油铺在这里,又快又稳。”哨兵司机朱晓军对道路的变化最为感动。他曾多次给哨所送食物,因为车辙路太崎岖,鸡蛋需要用保鲜膜反复固定,小心地放在副驾驶的座位下。尽管如此,其中许多还是被打碎了,而且运输玻璃等易碎物品更为困难。

如今,“车辙路”已成为一条双车道沥青公路,每两周一次上料,随着公路的开通而变成了一周一次。鸡蛋不必再分发了。”王军说。

戈壁滩上的公路就像一条生命线。它不仅打开了营地和哨所之间的屏障,而且激活了“死亡之海”的生命脉搏。我为自己是第一个站在这里参军而自豪。”公司的一名新兵薛启南说,“虽然这个岗位是高速公路的尽头,但它是年轻人的开始。我希望军事生涯能像这条公路那样延伸下去。
 
兵役登记(男兵) 应征报名(男兵)

年满18岁男性青年应参加兵役登记,已参加兵役登记有参军意向的可申请应征报名。

应征报名(女兵) 招收士官报名
兵役管理部门登录
资助管理部门登录 就业管理部门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