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年枪趣——忆平生第一次打枪

2019-03-03 13:44:05    来源:
  我算是个老枪迷,从小就痴迷,一直到今天仍然痴迷,特别是对那些不同牌子的老枪。
 
  我喜爱老枪是从童年时开始的。我的童年不能和现在比,那时没有网络,没有杂志(有杂志,但我生长在农村,看不到),自然无法像今天这样能够随意搜到各种枪的信息资料。但我有着现在的青年枪迷所没有的特定的年代,它给了我得天独厚的条件,让我接触到大量的老枪。
 
  我的青少年整整在文革中度过,那时我国——至少是我们那个地区——对枪支的管理,那简直令今天的人们无法想象的随便,民兵们的枪就那么随随便便地放在家中挂在墙上。农村是没有星期天的,但我们正在读书的小学生是有的,所以每当遇到周末,大人们参加生产劳动去了,家中便只剩下一些老人和我们这些八九十来岁的顽童,于是爱玩枪的我们便串到有父兄当民兵的家中,蹬上凳子从墙上取下枪来玩弄。那时民兵的枪,五六半就算是稀罕物了,十之八九全是战争年代的老枪,三八、二四、水连珠、五O式,五四式,差不多是应有尽有,我们就可以尽情地玩个够。大人们照例是不准许我们弄他们的枪的,但这不许也只是说说而已,他们下地干活去了,也就奈何我们不了了。好在枪虽然极容易就能玩,却没有子弹能让我们得到,因而也就没出过什么意外。
 
  一个村子的枪往往品种并不多,但如果遇到全公社的民兵集中,那枪的品种便五花八门了,要是遇到全县的民兵集中,那简直就是轻兵器的万国博览会了。而在那个年代,在“七亿人民七亿兵”、“加强战备、准备打仗”等最高指示指引下,这样大规模的全公社全县民兵集中的场合还特别的多。每逢赶到这样的时候,我便往往逃学,不管刮风下雨,哪怕废寝忘食,也要赶往民兵集中地,去参加这样的博览会。因为年龄小个子低,有时还会不顾一切地穿梭于民兵队伍中间,找寻那些我喜爱的和我感觉稀罕少见的枪型,跟在人家屁股后面,将眼睛直直地盯住民兵身后的枪上,一眨不眨,像是要把那些个铁家伙吞下去。
 
  村里民兵没有手枪,但不碍事,仍然有的看。当年在我们那个地区,很多公社一级的干部都有配枪,县里干部就更不用说了。好就好在当时的这些公社的县里的干部经常下乡,他们下乡不坐小轿车,全是骑自行车,屁股后面往往就别着各式各样的手枪。那时的干部和今天又有不同,他们下乡是真下乡,不像今天的干部下乡只是作秀拍照上新闻,也并不像今天这样只和村干部一起吃山珍海味住高档别墅,他们就吃在农家睡在农家,叫作吃派饭。轮到哪家就吃哪家住哪家,临走按顿给钱给粮票,一家一天。白天就和农民一样下地干活,晚上就开各种各样的会。这有点象焦裕禄吧,呵呵!不奇怪,那年头都这样。
 
  我是每每看到有带枪的干部下乡,便紧紧地追在他们身后,把脑袋向前探着,死死看着他们别在屁股后面的枪,有时他们到了谁家里或到了大队部,也仍不甘心地紧紧堵在门边或趴在窗台上,透过门缝或玻璃,眼睛一眨不眨地等待着看他们腰间忽隐忽现的手枪。偶尔也能看到村里的大人要来他们的手枪玩弄甚至打一枪过瘾。啊哈!那可全是战争年代遗留下来的杂牌子老枪,各式各样的盒子、橹子、左轮,应有尽有。
 
  但看是看,想摸一下就难上加难了,不过老天不负有必人,我就不仅摸过,而且还打过。这就得宜于吃派饭这个体制了。
 
  大概在我十一二岁的某一天,轮到下乡的干部来我家吃派饭。刚刚得知这个消息,我便跑到生产队,将那人领回家中。从接触他那一刻起,我便注意到了他的腰间,果然有枪,而且是一支今天人们特别青睐的鲁格P08手枪(当然这是后来知道的)。
 
  他在我家吃过晚饭后,就去大队部开会,我也照例跟在他的身后,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他的枪看。直到他开完会从大队部出来,我又一路跟他回来。我生来腼腆,不敢说话,但我对枪的钟爱几近癫狂,我的眼神估计任何人都能看得出来,他自然也看在眼中,就在随我回到家中后,便问我是不是想玩枪,我使劲点头承认,他便取下枪,退出子弹,把枪交到了我的手里……
 
  啊!太棒了!这可不是我有过好几把的用木头削的枪,也不是今天玩具店里的塑料手枪,也不是轻易能够玩一下的民兵的步枪、冲锋枪,这可是手枪,一般人摸都摸不到的真家伙!
 
  我手拿着枪,简直就不知道怎么个美法了,如果用今天流行的方式,我肯定会亲吻它的,但当年不懂这些,只是紧紧地用双手握着,生怕它会飞走似的。到了晚上,那人就和我一起睡我家炕上,那枪就一直拿在我手中。他躺在炕上和爸爸说话,说到很晚,说的什么我自然一句也没拿耳朵听,我的心全在那枪上。那一宿,我差不多失眠了。
 
  好事还在后头。到了早晨,爸爸早早去拾粪了,妈妈在家做早饭,那人先把我家的院子扫干净了,又帮我家劈柴。我对他特别的感兴趣,虽然我很怕生,但却始终和他形影不离,这支没有子弹的手枪也一直仍然在我的手里。
 
  劈了一堆劈柴,那人突然对我问道:“敢不敢放枪?”
 
  我从没那么大声地回答:“敢。”
 
  “好小子,来装上子弹放一枪。”
 
  我简直不敢相信他说的是真的,我想我当时都激动的要哭了。
 
  那人很和气地蹲下,装上子弹,拉动枪机,推弹上膛,就是这拉动枪机的动作,让我多年后知道了那枪的型号——鲁格P08手枪。
 
  他大概是担心我会将枪口乱指走火伤人,或者担心我抓握不稳把枪掉在地上,在将装入实弹的枪放到我手中后,他的手却始终没有离开过我的手。就这样,他握着我的手,我握着枪,对着十米开外的我家的土围墙,瞄准了一个地方,扣动了板机。
 
  呯的一下,枪在我的手中打响,子弹打进我家的土墙,枪向着上方跳了起来,子弹壳向着后上方飞去,然后落在房檐下用于接水用的青砖上(我家院子是土质,只有房子四周铺有半米宽的青砖),发出清脆悦耳的声响。这就是我平生以来的第一次打枪。
 
  我想那一刻,我的心估计得跳过了二百下,那绝对是比今天的追星族被刘德华张慧妹拥抱亲吻更让人激动一百倍的事儿。
 
  看到我是如此的高兴,那人也很开心,还对我妈夸了我几句。
 
  我家地处京津走廊的永定河畔,人口稠密,村子大,尽管下乡的干部比今天频繁许多,但吃派饭轮到我家的次数并不多,而且并不是所有的下乡干部都带枪,所以我就只遇到这么一次。但就这一次,已经足够我品味一生的了。
 
  为了圆我的枪梦,长大后我当了兵,这兵一当就是二十几年,枪自然是打过不少了,但最让我难忘的,却仍然是十岁出头的那一枪。
 
兵役登记(男兵) 应征报名(男兵)

年满18岁男性青年应参加兵役登记,已参加兵役登记有参军意向的可申请应征报名。

应征报名(女兵) 招收士官报名
兵役管理部门登录
资助管理部门登录 就业管理部门登录